1. <th id="x07qe"><sup id="x07qe"></sup></th>
    2. <center id="x07qe"></center>
      <tr id="x07qe"></tr>
      <code id="x07qe"><small id="x07qe"></small></code>
      <th id="x07qe"><option id="x07qe"></option></th>

      1. 雨夜里的妈妈

         

        保护眼睛:   

        字体 〗〖 关闭 Close  作者:赣州卷烟厂 夏力君  更新日期:2019-05-24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  随着时代的变迁和持续的改革开放,人民群众物质、精神文明进一步丰富,基础设施及社会保障体系进一步完善,农村和城市的差距日渐缩小,对于生于斯长于斯的我来说,农村不仅仅是一座座山、一湾湾水,而是摇篮和起点,更是一份割舍不了且永不褪色的感情。

           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,不少的农村并没有全部通电,我的家正是其中之一,家里的主要照明设施就是煤油灯,至于夜间出行,就只能仰仗马灯或者电石灯了,当然,有的时候也可能擎一支被水浸泡后晾干的竹片,或者一支松油枝……

           彼时,我刚读小学一年级,记得一个下雨的夜晚,正在写作业的我,突然发现灯里的煤油不多了,而家中煤油瓶也点滴未剩了,面对即将来临的漆黑,我居然有阵小小的窃喜,因为等煤油消耗完,自然就不用做作业了,于是我决定先不告诉妈妈。

            约半小时后,煤油灯“如愿”地熄灭了。

            “妈,没有煤油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 “哎,看我这记性,你作业做完了吗?”

            “还差一点点,明天早上做也行啊。”

            “不行,作业必须今天完成!你一定要好好读书,以后不能像你爸爸一样!”

            爸爸那个时候在广东揭阳挖沙打工,写信回来反复叮嘱妈妈,一定要管好我的学习。妈妈不会说“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”之类的道理,但她知道只有好好读书才能有出路被尊重,不至于背井离乡去做苦力。

            “我去你伯父家里借一点煤油,你在家带好妹妹,不要到处跑。”说完妈妈拿了斗笠和蓑衣便去了借油。

            此时,我只能为我的小小算盘落空,而感到失落了。

            然而妈妈去了很久都没有回来,面对伸手不见五指的雨夜,我才开始懊悔自己为什么不早点和妈妈说这事,妹妹显然有些害怕了,她开始带着哭腔央求我带她去找妈妈。可要到伯父家去,就算白天也要十多分钟,更何况外面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雨,对于一个七岁多的小孩子而言,确实是一个不小的考验,但是架不住妹妹的哭闹,于是我拿了一盒火柴,打着家里唯一的一把伞,忐忑开始了我的寻母之旅。

            由于伞面是棉布的,挡雨效果不如人意,吸水效果却出奇的好,伞越来越沉,加之拉扯着妹妹,泥泞的道路就像一只巨大的泥鳅,才走不到100米,我和妹妹就双双摔倒在泥浆里,火柴洒了一地,我第一次感觉到无比的绝望和恐惧。就在我歇斯底里地哭救时,我看到远方一点亮光,正蹒跚而又急切地向我和妹妹靠近,是妈妈……

            原来,由于当天伯父全家出门做客,在问另一家人借油被拒后,自尊心极强的她,去了几公里外的集市上买油。那晚,妈妈并没有打骂或者责备我,只是回去之后,坚持让我把当天的作业做完。但那天深夜,我依稀听到了妈妈的抽泣声。

            妈妈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农村妇女,她不会把“坚持和原则”“尊严和隐忍”挂在嘴边,但是她却做到了,我为有这样的妈妈而感到无比的幸福和骄傲。

        本文已被浏览 125 次

        马耳他飞艇官网-官网|首页-欢迎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