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th id="x07qe"><sup id="x07qe"></sup></th>
    2. <center id="x07qe"></center>
      <tr id="x07qe"></tr>
      <code id="x07qe"><small id="x07qe"></small></code>
      <th id="x07qe"><option id="x07qe"></option></th>

      1. 外婆的“固执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保护眼睛:   

        字体 〗〖 关闭 Close  作者:井冈山卷烟厂 高丹  更新日期:2019-05-27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  夜晚,我拨响外婆的电话,一阵嘟声后无人接听,原以为是外婆已经睡去,准备挂电话的时候手机里传来外婆的声音:“喂……”沧桑而疲惫又带着一阵“沙沙”作响的声音,我就知道外婆这么晚了还在做茶叶。

            故乡的茶叶叫做庐山云雾,因靠近庐山而得名。小时候随着外婆生活过几年,童年的记忆中,总能想起在外婆家茶园的日子,清明前后在细细的春雨中茶叶就开始冒尖了,山坡中一层层茶地像梯田一样排列,远看矮矮的茶树已经着上了绿装,茶叶的生长期很短,生长速度很快,今天是嫩芽可能过了一两夜春雨就是老叶了,所以采茶叶要争分夺秒。外公外婆经常天刚亮就去茶园,带上干粮,一去就是一天,我放学后也会与村里的孩子一起去茶园,这是一年中茶园最热闹的时候。外婆说,“采茶叶要遵循‘两叶一心’的原则,也就是要采最上面两片嫩叶和中间的小芽儿,要想采得快,采这朵茶叶的同时,眼睛要确定下一朵茶叶的位置,眼疾手快熟能生巧。”刚开始外婆采三朵我才采一朵,后来速度基本与外婆差不多。

            白天采完茶叶,晚上就来加工,乡下的土灶大锅就是加工工具,原始而简单。在高温的大锅旁,外婆带着手套将锅里的茶叶不断地翻炒、揉捻、烘干最终形成成品。这时,外公就会戴着老花镜借着灯光翻着做好的茶叶啧啧称赞,然后封存起来。卖茶叶也是那时外婆家的重要收入来源,几十年来外公外婆一直坚持自采自制。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了,没有必要依靠茶叶来维持生活,母亲和舅舅提议让茶园荒废或请人打理,但二老执意不肯。今年外公离我们而去,原本爱笑的外婆变得沉默,舅舅害怕外婆孤独,将她接到城里一起生活,但外婆依然隔三差五往乡下茶园跑。

            舅舅一度说她老人家越来越固执,“儿女已经有足够的能力养活你,不愁吃穿,何必再为那些茶叶劳心劳力?”外婆依然不时往乡下跑,与往年不同,今年自家茶园里只有外婆一个人戴着斗笠、提着竹篮佝偻的身影。现在已经有代加工的茶叶商家,村里的人基本采了茶叶就让别人加工,省时又方便,但是固执的外婆又选择了自己烘烤,忙里忙外,顾不上吃饭,顾不上休息,一天到晚疲惫不堪也难做几斤茶叶。家里人都不懂外婆为什么要在这件事情上不听劝。

            “外婆,怎么还在做茶叶啊?茶园就别打理了,一把年纪了哪还能这样辛苦!”“茶树种了十几年,荒了可惜。”“身体垮了才可惜!”我带着埋怨的语气说。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后传来一句:“你外公就好这口。”我呆呆地怔住了,也跟着沉默起来……

            那一瞬间,我懂得了外婆的“固执”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本文已被浏览 102 次

        马耳他飞艇官网-官网|首页-欢迎您!